欢迎访问:草莓国产福利视频在线-国产久久青青自拍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魔之泪

淫魔之泪

“令狐师兄……令狐师兄他死啦!”
  众人大吃一惊!
  岳灵珊更是差点晕过去!
  定音师太急忙让仪琳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
  仪琳伤心的慢慢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她开始在大殿上当着众英雄面回忆起那不堪回首的而又十分难忘的那几天时光……
  几天前,定音师太和定逸师太带着100多个女弟子赶到了衡阳城附近。
  她们刚打算进城,就听说了一件事情。
  有人告诉她们,说在附近的望衡镇出了一件事,在望衡镇的乞丐、无赖的聚居处,有一个不知为何不能动弹的可怜女人遭到了乞丐等人的轮奸!
  那个女人当然就是被林平之点了穴的余秀莲。
  定逸师太菩萨心肠,当即决定去救那个“可怜”的女人!
  如果定逸师太知道那余秀莲是一个怎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想必定逸师太也就不会决定去救她了。
  可惜定逸师太她不知道!
  于是她还是决定去救人!
  这个错误的决定害得她很惨!
  定逸师太觉得只是去从一群乞丐手里救一个女人出来,不会遇到什么麻烦,所以她也不肯多带人手,只是叫了一个女弟子——仪清陪她一起去。
  仪清临走时,开玩笑的对只有16岁的仪琳小师妹说:“仪琳,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啊?”
  仪琳这回是第一次出恒山,对什么都好奇,于是她还当真了,任性起来,说什么也要仪清师姐带她去见见世面!
  定逸师太觉得这次任务简单,正好叫仪琳锻炼锻炼,于是就答应了!
  仪琳当时还特高兴!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这次任性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其实很多时候,一个人无意间的一个选择就改变了他的一生!
  所以,年轻的姑娘们啊,你们千万不要太任性!
  于是仪琳就跟着定逸师太和仪清师姐去了望衡镇……
  …………
  等她们到那里时,余秀莲早就走了!
  因为林平之点余秀莲的穴,两个时辰后就会自动解开,所以余秀莲在受了两个时辰的折磨之后,终于可以解脱了。
  于是她就把那两个时辰里凌辱过自己的那些乞丐、流民、泼皮、无赖等统统杀掉了!
  她还把所有住在这个乞丐聚居地里的人都杀掉了!
  因为她不能让自己的这个丑事泄露出去!
  她走了。
  她要去找自己的那些师兄弟们。找那些轮奸自己,逼自己喝尿、吃屎的那29个师兄弟去!她要疯狂的报复!因为她从来没有受到过今天这样的屈辱!而她最大的仇人,就是林平之!
  …………
  当定逸师太赶到时,只剩下了70多具乞丐等人的尸体。她们只有赶回大部队。仪琳觉得什么事也没干,很无聊。但很快她就不觉得无聊了!因为当她们三个走到望衡镇外的一个树林里时,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她仨面前!
  他就是——千里独行风清扬!
  只见风清扬身着麻衣,皮肤黝黑健美,满脸胡子,阳气十足!他的身材高大魁梧,肌肉发达,强壮有力!而他的脸长得也不算难看,还颇有一番英雄气概!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粗犷汉子!他浑身都散发着成熟男子的气味!
  只听风清扬道:“三位女菩萨,没有男人陪着,是不是很寂寞啊,要不要我风清扬陪你们玩玩啊?哈哈哈哈……”
  仪清怒道:“淫贼,看剑!”
  仪清和仪琳冲了上去!她俩用恒山正宗剑法——玉女剑法与风清扬大战!
  风清扬用的是短刀。刀法乃是他自创,名叫——夺命狂刀!
  这套刀法没别的,就是奇快无比!仪清和仪琳眼看着不行了!
  定逸师太出剑啦!定逸师太同样使的是玉女剑法,但功力比仪清和仪琳高出了几十倍!她与风清扬大战了500多回合!
  渐渐的,风清扬不行啦!
  风清扬武功再高,刀法再快,毕竟也是自己自学而来,难以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而定逸师太学的是恒山派的正宗功夫,根底扎实,所以只要她一适应了风清扬的快刀,就能轻松的将风清扬击败!
  二人又战了30多回合,风清扬已忙于应付。
  定逸师太看准机会,一招“恒山有雪”,打掉了风清扬的刀,并趁机向风清扬连刺了十几剑,幸亏风清扬身法灵巧,躲开了这致命的十几剑!
  但是,尽管他没有被刺伤,但他的衣服却被刺破、刺烂,他的身体全都露了出来,特别是他的裤子被刺烂,他的下体一下子就露了出来,大鸡吧一下子就挺直了,从裤子被刺穿的洞里面露了出来,昂首面对着定逸师太、仪清、仪琳!
  好雄健的鸡吧啊!
  长25厘米,粗8厘米,黑黝黝的,青筋暴凸,恶臭难闻!
  不愧是一代淫贼风清扬,鸡吧果然与众不同,超凡脱俗!
  风清扬尽管此时败局已定,但仍然不失流氓本色,还色迷迷的对定逸师太笑道:“师太,你想看我的鸡吧就说吗,我自己掏出来给你看就是了,何必你亲自动手,把我的衣服都刺烂了呢?哈哈哈!!!”
  不愧是一代淫贼风清扬,大难临头之时,仍然不忘调戏妇女!
  定逸师太脸上一红,心中羞愤难平,一脚就将风清扬这十恶不赦的淫贼踢倒在地!
  仪清和仪琳高兴的在一旁叫好!
  风清扬长叹一声!
  他20年来到处奸淫妇女,可以说什么样的女人都玩过,而且从无失手,可今天他碰到了北岳恒山派的宿将——嫉恶如仇的定逸师太,正可以说是撞到了猎人的枪口上,只能算他倒霉了!
  风清扬被定逸师太踢倒在地,浑身剧痛,一口真气也提不上来,只有等死!此时此刻,20多年来的淫贼经历,一下子都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风清扬小的时候,本来很乖。父母恩爱,家庭和睦。可是,一切都在他13岁那年改变啦!
  那是个夏天。风清扬那时开始了青春发育。他的鸡吧由3、4厘米一下子发育到20厘米长,淫毛也非常茂盛,睾丸越长越大,精液越储越多,他的性欲自然就很旺盛!
  可是他那时对性又一无所知,对自己身体的变化很茫然!其实13、14岁的年轻人大多都是这个样子!于是他就像只饿狼一样在大街上徘徊着,总是好象在寻找着一些什么,自己却又不知道到底在寻找着什么!
  直到有一天!他碰到了一个书贩子!那个书贩子以5文钱的便宜价格卖给了他一本书!那本书是——《金瓶梅》!!!
  风清扬对性的了解就是从这本书开始的!于是,他的人生就从此发生了巨变!
  饥渴的风清扬开始去偷看邻家姐姐洗澡……他开始去偷别人家晾在屋外的肚兜、亵裤……他开始诱骗自己的表妹脱光衣服让自己去摸她的阴部……直到有一天!13岁的风清扬诱奸了村里一大地主家的女仆!他第一次真正享受到了性爱之乐!
  可是却被地主家的地主婆发现啦!
  那个地主婆只有20多岁,性欲旺盛,可是地主却常常外出不在家,而且就算在家那年老的地主也无法满足自己的少妻!所以那饥渴的地主婆一眼就看中了鸡吧有20厘米长的年少力壮的风清扬!那地主婆非但没有责罚诱奸自己家女仆的风清扬,还把风清扬招进家来,趁着地主不在,和风清扬大干起来!
  13岁的风清扬性经验十分缺乏,而年近30的地主婆肥韵丰满,经验丰富,所以在床上风清扬学到了很多东西,干得很爽!
  有的时候,地主婆还把那个被风清扬诱奸了的女仆也叫来一起干!可是风清扬不满足!他把地主家的15个女仆都叫来了,加上地主婆,一龙戏十六凤!!!
  风清扬真是天生的淫魔,他不仅鸡吧超大,而且耐力还特别强,对性技巧掌握得也特别快,而且还自己自创了不少性爱花样,所以尽管他以一敌十六,但是每一次都是十六个女人倒在他脚下喘息着哀求他不要再插了,而他自己依然金枪不倒!
  他那时才13岁啊!风清扬就这样享受着性爱之乐!直到有一天!地主突然回来啦!
  而那一刻,风清扬正在地主婆的屋子里,光着身子蒙着脸,和那十六个女人玩捉迷藏呢!
  地主婆为了自保,就和那些女仆们异口同声的说风清扬是个蒙面淫贼,裸体闯入家中,企图强奸她们,幸亏地主及时赶回救了她们!
  年少的风清扬于是就被地主派家丁乱棍痛打一顿,还被裸体吊到村口示众!风清扬的家人从此也不再理他!风清扬在村里再也混不下去,只有孤身一人出外求生!他从此懂得了两个道理:
  第一,女人都是贱货,今天还被你压在屁股底下浪叫,明天就有可能出卖你,所以对待女人的最好办法就是操完就走!
  第二,要想玩女人,自己的武功一定要高,否则女人操不成,还会搭上自己的小命!
  于是风清扬从此开始苦练刀法!3年后,他终于练成了夺命狂刀!于是他回到了村里,杀死了地主全家!
  地主家男人是用刀杀死的,地主家女人是用鸡吧操死的!从此风清扬开始成为臭名远扬的淫贼!20多年来他的恶行累累!被他奸淫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他所操过的武林中名声最响的女人是福建武夷山掌门安拳滔的爱女——安馨,害得安馨含羞自尽,震惊武林!他所操过的出身最为显贵的名门闺秀是开封城内——当朝太学士的外甥女——碧云涛,震惊朝野,全国通缉!
  他所干的最淫荡的一次是在姑苏城,把全城58家妓院的近两万名妓女都召到城郊的一个大宅子中,连干了3个月!
  他所干的最为人不齿的一次是他偷偷潜入古墓派,用迷香迷倒了古墓派传人杨氏夫妇,迷奸了杨夫人,强奸了杨氏夫妇的还不满12岁的独生女,并对杨氏夫妇的独生女进行性虐待!杨氏夫妇及其女儿后来含恨而终,可怜古墓派自北宋末年林朝英创派以来,还曾出过杨过、小龙女这样的大侠,如今竟因风清扬而绝派!
  …………
  而今天,风清扬终于要血债血偿啦!
  定逸师太用剑指着他:“风清扬受死!”
  风清扬哀求道:“求师太让我自行了断……”
  定逸师太道:“好吧,我还怕杀了你会弄脏我的剑呢,你自断经脉吧!”
  风清扬无力的站起来,稍微运气,准备自断经脉!
  一代淫贼风清扬今天终于要死啦!
  突然!!!出乎人预料的事情发生啦!
  只见风清扬猛的一运气,精液竟一下子从鸡吧里喷出来,因为他的裤子刚才早就被定逸师太刺破,所以精液就毫无阻拦的喷向毫无防备的定逸师太!
  定逸师太身上16处大穴都被这飞溅的精液点中,定逸师太被点倒在地!!!
  原来这就是风清扬的杀手锏!他的刀法叫夺命狂刀,他的这个杀手锏就叫做——夺命狂精!原来风清扬平时由于经常性交,于是就慢慢的练成了一种绝技——自由的进行射精!
  大家都知道,男人不是想射精就能射精的,必须先对鸡吧进行刺激,反复来回套弄鸡吧,这样过一会,渐渐忍不住了,精门一松,才会射出精来。
  而风清扬与众不同!他通过反复训练,终于能够将内力逼到鸡吧上,然后只要用内力一顶,就会射精!
  所以练成这项绝活后,他想什么时候射精就能什么时候射精,哪怕是鸡吧不举时,只要用内力一顶,就能射精!
  而精液由于是被内力顶出的,所以精液上也蕴涵着强劲的内力,因此射出后这精液就像暗器一样能够袭击敌人,敌人如果被点到,功夫好的,则身体穴道被点不能动弹,功夫差的,则有生命危险!!!!所以风清扬就将这个绝活当作了关键时刻的杀手锏!
  因为这个绝活实在太让人意想不到,有谁能想到风清扬竟能随时随刻的射精,而且射出来的精液竟如此威力巨大!
  定逸师太就吃了这个亏!
  她刚才本已击败风清扬,把他的刀也打掉了,人也踢倒了,衣服也都刺烂了,眼看着风清扬已无还手之力,所以她就一时放松了警惕,谁知竟被风清扬偷袭得手!定逸师太本就是火暴脾气,好强争胜,此刻竟被武功差自己很多的淫贼点倒在地,真恨不得一头撞死!
  其实定逸师太并不是第一个吃这个亏的人!
  第一个吃这个亏的是那古墓派传人杨氏夫妇!
  那杨氏夫妇深得古墓派武功真传,就是一百个风清扬也不是他俩对手。尽管风清扬偷偷潜入古墓,用迷香伤了杨氏夫妇元气,但英勇的杨氏夫妇还是制服了风清扬!
  就在杨氏夫妇放松警惕,正在商量如何处置风清扬时,风清扬突然露出鸡吧对准他二人射精,喷了他二人一身,可怜杨氏夫妇就被喷晕了过去…………
  言归正传。
  那仪清和仪琳见师傅遭风清扬偷袭,急忙上前营救,她二人怎是风清扬的对手?尽管风清扬已被定逸师太打伤,但还是毫不费力的制服了她二人!
  真是形势突变啊!本已死到临头的风清扬此时竟大获全胜!时运无常啊!风清扬得意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位美貌尼姑。
  30出头的定逸师太丰满至极,20多岁的仪清师姐妖冶非常,最迷人的是那16岁的小尼姑——仪琳!
  有仪琳这样的尼姑,就是和尚也要破色戒啦!风清扬先走到定逸师太和仪清师姐面前!
  定逸师太浑身都是风清扬的精液,显得十分淫荡!
  定逸师太怒道:“恶贼,杀了我吧!”
  风清扬淫笑道:“放心,我不会杀你这样的美人的!”
  只见他掏出了一瓶药!
  风清扬淫笑道:“这是我自配的春药——十日碧螺春!”
  他接着道:“我这个春药能让贞洁烈妇在十天里变成荡妇淫娃,而十天之后,药性自动消失,所以叫——十日碧螺春!”
  他又道:“我这个春药也只能算是天下第二春药,天下第一春药乃是日月神教的——淫魔之泪!!!”
  他接着道:“这淫魔之泪据说在日月神教的光明左使——向问天手中,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弄到手!”
  他又道:“据说女人服用过淫魔之泪后,性欲暴长,需要男人不停的用鸡吧插她,半个时辰没有鸡吧插,就会痒死!”
  他接着道:“而且淫魔之泪的药力是越插越强,根本无法消除!”
  他又道:“所以女人服用淫魔之泪就像服用毒品一样,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死!!!”
  他接着道:“还好,我的十日碧螺春的药力没那么强!不过,也够你俩受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风清扬一把就将定逸师太和仪清的尼姑袍扒掉!
  二美女一下子赤身裸体啦!只见二人皮肤雪白,乳房坚挺,体香扑鼻!多年的清修生活使二人的身体保养得很好!她二人又羞又骚,面红耳赤,汗如雨下!
  定逸师太骂道:“淫贼,你,你,你不得好死!”
  仪清吓得发抖,说不出话来!仪琳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风清扬淫笑道:“放心,你俩这么美,我怎舍得伤害你俩呢?来,我先让你俩尝一尝这十日碧螺春的威力!”
  只见风清扬将瓶盖打开,一阵媚香飘出!他把这粉状春药倒在手上,然后用手把药抹到定逸师太和仪清的裸身上!
  定逸师太和仪清自小出家,别说和男人身体接触,就是连男人也没有见过几个!可如今却要被风清扬这淫贼抚摩身体,真是羞骚万分!
  风清扬温柔的用手把春药抹到二人的豪乳上!接着是脸蛋、大腿、小穴、脚心、屁眼…………风清扬将春药抹完,于是站在一边,等待着她二人的变化!
  只过了半盏茶的工夫,定逸师太和仪清二人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她俩身上凡是被春药抹过的地方都变化显著!她俩的乳房像被火烫过一样灼热!红色的乳头变得很硬,而且狠狠的翘了起来,乳头由淡红色逐渐变深,最后变成了深红色、淡紫色!屁股和大腿像被有人用皮鞭狠命的抽打过一样,只感觉到一阵阵的酥麻与烧灼,同时还带着一阵瘙痒,特别想有个人来帮着挠挠痒!被春药涂抹过的脚心麻痒难当,就像有一个人在用一百根孔雀羽毛挠她们的脚心一样,痒得她俩几乎要哭出来!最糟糕的还是小穴!定逸师太和仪清二人只觉得自己的骚穴内一阵阵剧烈瘙痒,仿佛有一群蚂蚁在不停的往小穴里爬一样,又仿佛有一条细长的、浑身湿粘的绿柳蛇在往她二人的蜜穴里钻一样,痒得她俩浑身发麻,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她俩真恨不得大声的呻吟!但她俩使劲憋着,不想发出声来!她俩要维护女性最后的矜持!她俩此时只希望有一个人用一个硬物插进她俩的小穴里,帮她俩解解痒,她俩实在是受不了啦!!!
  而风清扬还在一旁看着,笑着!他觉得时机还不到!
  又过了一会,定逸师太和仪清更受不了啦!年轻的仪清已忍不住呻吟起来!
  风清扬淫笑道:“好美妙的声音啊!”
  定逸师太想训斥仪清,但又不敢发出声来!因为她怕自己一旦张开口,就会情不自禁的也呻吟起来!她是一代神尼,她要控制自己!她此时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当,身体奇痒,汗如雨下,而自己又被点了穴,尽管身体很痒,却又无法去挠,真是难受死啦!
  风清扬这时蹲下来,对定逸师太淫笑道:“骚娘们,是不是很痒啊,是不是很想让我帮你来挠挠痒啊?”
  这样说着,风清扬伸出右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掰开了定逸师太的阴唇,又用中指在她的阴唇上轻轻挠了一下!
  好痒啊!
  定逸师太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啊!”
  一阵阵淫水从定逸师太的小穴中喷涌出来!
  风清扬淫笑道:“哈哈,终于湿啦!”
  定逸师太面红耳赤,却又没有办法!
  风清扬又走到仪清身边,挠着她早已泛滥的小穴:“美人,是不是很痛苦啊,哎呀,美人,你的小洞里好湿啊!”
  风清扬把大鸡吧挺到仪清脸前:“美人,你说哥哥我的鸡吧是不是很大啊,只要你说句话,哥哥我就把鸡吧插到你的骚穴里,帮你解解痒!”
  仪清毕竟还年轻,思想意志比较薄弱,她听了风清扬的这句话,犹豫片刻,终于欲望战胜了理智,她答应啦!
  只听她哀求风清扬:“快,来,来吧!”
  风清扬淫笑道:“来干什么啊?”
  仪清羞红了脸:“来,来弄我啊……”
  风清扬淫笑道:“你要我怎么弄你啊,说啊,说清楚我好弄你啊?”
  仪清几乎快哭啦:“用,用你的哪个,来弄我!”
  风清扬还在问:“用我的哪个啊,你说清楚嘛。”
  仪清急了:“用你撒尿的那个东西……就是用你的鸡鸡,来弄我!”
  风清扬又道:“弄你的哪儿啊?”
  仪清羞道:“弄,弄我的小洞洞!”
  风清扬笑道:“你早这样说不就行啦!”
  只见他挺起鸡吧,对准仪清的浪穴,连一点爱抚、挑逗之类的前戏都不做,猛的一挺屁股,就把25厘米长的大鸡吧硬生生的连根捅进仪清的小穴里!!!
  “啊!!!!!”仪清惨叫一声!
  仪清她还是处女,小穴从没被插过,又紧又窄,而现在却被风清扬这样粗暴的将他那巨根连根捅入,怎能不疼?
  紧接着,仪清又是一声惨叫!因为风清扬刚刚插进去,破了她的处女身,就又粗暴的拔了出来!仪清疼得几乎要晕过去!
  风清扬挺着带着血丝的大鸡吧,又走到定逸师太面前!
  他笑道:“怎么样,师太,你呢?”
  定逸师太禁闭双眼,强忍着不答!
  这时风清扬就用龟头在师太的阴道口来回挠着!定逸师太快痒死啦!她犹豫良久,终于长叹一声:“罢啦!”
  只见她突然变得像条发情的母狗一样哀求开风清扬:“大哥哥,我早就受不了啦,求求你,快用你的阳具来操我吧!快!”
  风清扬、仪清、仪琳都想不到定逸师太突然变得如此淫荡,毫无一代武林高手的样子,可见定逸师太真是难受坏啦!
  风清扬笑道:“我早看出来你是个婊子!”
  他一挺鸡吧,像插仪清一样,粗暴的一下插破定逸师太的处女膜后,就拔了出来!
  定逸师太疼得眼角带泪:“田哥哥,你为何如此粗暴,为何不和小妹妹我大干一场呢?求求你,再来嘛,好不好?”
  风清扬说了一句让人意想不到的话:“大爷我今天没空陪你俩,所以我一破了你俩的处女身就拔了出来!”
  定逸师太急道:“那大哥哥你要陪谁?”
  风清扬笑道:“当然是你们的仪琳小师妹啦!”
  一直被点穴躺在一旁的仪琳听了这话,大吃一惊!
  风清扬将仪琳抱起,就往树林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有这样的天仙在身边,我哪里还有工夫去玩别的女人!哈哈哈哈哈……”
  他接着道:“不过仪琳小师父,我现在不会玩你的,一来刚才我被你那师傅打得够呛,我要先恢复元气,因为玩你这样的美女是很费元气的,二来嘛,我风清扬对性很有研究,我是很讲究性爱情调的,我要找一个风景绝佳之地,在那里和你玩,而在这样阴暗潮湿的树林里,只适合玩像你师傅、师姐那样的一般女子,玩像你这样的绝代佳人是万万不合适的!”
  他最后道:“走,先陪我找一个酒店喝几杯……”
  他抱着仪琳走远了……
  剩下定逸师太和仪清一动也不能动的裸体躺在树林里,心里嫉妒死了仪琳,而春药的药力继续发作,却再没有男人来帮她俩止痒!她俩痛苦极了!但她俩很幸运!
  一个时辰后,有一个青衣男人走到了树林里,发现了她俩!
  那个男人就是——
  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
  只见他一米九二的高大身材,虎背熊腰,肌肉发达,面容清秀,声音洪亮,是当今武林年轻一代中公认的迷人美男子!
  而且他深得掌门岳不群器重,年纪轻轻但武功已很高,是江湖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是名门正派的希望之星!
  但是他却十分叛逆,放荡不羁,敢爱敢恨,与名门正派中人的传统作风格格不入,是出名的江湖浪子!
  他注定是这个时代的风云人物!
  他这次本来遵师父之命,带着其他八个师兄弟先到衡山复命,但由于贪玩,竟然和那八个师兄弟走散了!
  他本来急于赶往衡阳城,但在路上听说在望衡镇的乞丐聚居地有一个女子遭到乞丐、无赖们的轮奸,于是为了打抱不平,就赶来了望衡镇!
  等到他赶到时,不仅余秀莲已走,而且先期到来的定逸师太等三人也早已走了,所以他只好再赶回衡阳城!
  于是他也路过了这个树林!这个淫荡的树林!当他发现定逸师太和仪清时,已是天色漆黑。夜已深!
  他打着灯笼,灯笼那略显昏暗而又柔和性感的红光,温柔的照在定逸师太和仪清身上,春性大发的二女在这灯光下显得是那样妩媚妖艳!她俩见有汉子到来,几乎要兴奋的跳起来!写在她俩脸上的满是淫荡之态!她俩此时早已无半点矜持!
  令狐冲的鸡吧一下子直啦!他的江湖阅历十分丰富,他一见此状就知道二位仙尼被人点了穴,喂了极厉害的淫药!
  令狐冲稳定心神,解了二人的穴道,二位仙尼耐不住药力的煎熬,浑身酥麻无力,一被解开穴道,就“哎*****”一声摊倒在令狐冲的怀里!令狐冲心神一动,精液差点喷出来!
  两位美尼躺在他怀里,不停的呻吟……
  令狐冲真恨不得现在就干她二人!但他不会!因为他虽然放荡不羁,但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君子!他强压住胸中沸腾的热血,稳住心神,通报了姓名,并开始询问二人经过!
  二人就叙述了一遍,并告诉他还有一个仪琳师妹被风清扬带走了!
  一个清白女子在叙述自己被男人凌辱的经过时,出于矜持、害羞的心理,总会尽量省略一些内容,而她二人由于受到春药的刺激,已毫无矜持、害羞之心,淫性大发,无法抑制,变得比妓院里的妓女还骚,当着华山派晚辈的面,竟然毫无保留的毫无廉耻的将全部经过都告诉了令狐冲,让令狐冲听得十分过瘾!
  二人在叙述经过时,着重强调了她俩被那淫贼涂了“十日碧螺春”,在今后的十天里急需进行性交,否则就会很痛苦,待到十天后方可恢复常态!
  令狐冲心里也很清楚,二位美尼之所以对他着重强调被涂抹了淫药这件事,其实就是想让他来帮她俩减轻一下春药的痛苦!
  但他不能那样做!
  五岳剑派,情同手足,这二位美尼一个算得上是他师父,一个算得上是他师姐,都是他的长辈,他怎能……
  于是他道:“定逸师太,仪清师姐,你们不是说还有一个叫什么仪琳的小师妹被抓走了,处境危险吗,那么晚辈令狐冲先去营救那个被风清扬抓走的仪琳师妹吧,二位前辈就先待在此处运功逼毒吧!”
  定逸师太和仪清更加嫉妒仪琳啦!
  她二人竟毫不顾身份,“扑通”跪到令狐冲面前,抓着他的腿,哀求道:“求求你,不要走,我俩真的好痛苦!”
  她二人哭道:“来插我俩吧!”
  令狐冲道:“不,不行……不是晚辈不肯帮忙,因为这实在……晚辈还要去救人……晚辈告辞了……”
  他抬腿便走!
  突然!他只觉身子一麻,摔倒在地!原来是定逸师太点了他的穴道,让他四个时辰内动弹不得!
  定逸师太淫笑道:“小哥哥,不要怪我俩,我俩真的是受不了啦,今天晚上你哪也别想去,好好陪陪我俩吧!哈哈哈……来吧!”
  这二位美尼一下子扒光了令狐冲的衣服!30厘米长的巨型鸡吧立了起来!令狐冲的鸡吧怕是江湖上最长的鸡吧啦!二位美尼惊喜万分,像饿狼一样扑到令狐冲身上!
  令狐冲竟被二位美尼轮奸啦!!!
  令狐冲心里叹道:“也罢,为了帮二位美尼解脱痛苦,我就委屈一回吧!”
  于是他大声喝道:“既然如此,晚辈就不推辞啦!来吧,师太,师姐,来轮奸我吧!”
  定逸师太把屁股扭了过去,两手支着地,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仪清一手摸着定逸师太的屁股,一手扶着令狐冲的阴茎,把阴茎在定逸师太的阴道口磨了两磨,将粗大的鸡巴从定逸师太的阴道口慢慢地插了进去!阴道里全是淫液,十分光滑!
  仪清边往里插边笑道∶“好滑呀,师父,挺好操哇!”
  定逸师太笑道∶“刚才被那淫贼风清扬破了处女身时不是也这麽滑吗?他操起来都没费劲。再说你不也和我一样滑?”
  仪清听了笑道∶“谁说的,我的屁眼可没这麽滑!”
  定逸师太嗔道∶“看你,我说的又不是屁眼,我不说穴吗?”
  令狐冲把鸡巴齐根捅进定逸师太的阴道後笑道∶“师太,你的穴穴真紧呀!”说着,两手搂着师太的小细腰,将一根粗大的鸡巴在师太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由于定逸师太刚被破了处女身,令狐冲也不敢太大幅度地操师太,只好每一下都将鸡巴抽出只剩下龟头,再猛地将大鸡巴齐根操进师太的穴里。令狐冲很懂得怜香惜玉,就像他对待自己的小师妹岳灵珊一样!如此反复,下下都干到定逸师太的子宫口,把她操得哼哼唧唧地低声道∶“哎哟┅┅大哥,使劲操妹妹,你的大鸡巴好硬啊┅┅把妹妹操得好舒服,操吧,大哥,妹妹把穴给你了…………啊,啊,我要死啦……”
  令狐冲也边抽插边气喘道∶“师太,你的穴怎麽夹的大哥的鸡巴这麽紧,啊,啊,真棒,大哥好爽啊!”
  定逸师太低声哼唧道∶“那是小妹觉得太刺激了,穴才这麽紧,你就使劲操吧,大哥。啊,啊,太美了……”
  仪清在旁边听了,道∶“紧吗,大哥?你操操我的试试,我的也一样紧!”
  令狐冲又把大鸡巴在定逸师太的穴里抽插两下,才拔了出来,对仪清道∶“仪清师姐,我试试你的。”
  定逸师太便站在仪清的身後,用手分开仪清的两片阴唇,扶着令狐冲的鸡吧,使鸡巴插进仪清的穴里!
  令狐冲边往里插边道∶“妹妹的穴是很紧。”
  说着,他晃动屁股,将阴茎在仪清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他操了仪清一会,仪清低声对他说道∶“大哥哥,再使点劲,操的再深一点。”
  令狐冲笑道∶“仪清师姐,我怕我的鸡巴捅到你的子宫里去了。”
  仪清边被他操得一耸一耸的边笑道∶“大哥哥,你的大鸡巴那麽长,肯定能操到我的子宫里去!”
  令狐冲又操了一会,仪清对定逸师太道∶“师父,你接接班,令狐大哥太猛啦,我有点受不了,我先歇一会。”
  于是令狐冲抽出阴茎,只见他的阴茎上湿漉漉的全是仪清分泌的淫液。
  令狐冲对定逸师太笑道∶“来,师太,过来坐在大哥我的腿上!”
  定逸师太淫笑着直起腰,跨坐在令狐冲的大腿上!
  令狐冲把鸡巴对准师太的阴道,师太慢慢地坐了下去,将令狐冲的大鸡巴吞进穴里,两手搂着令狐冲的脖子,把屁股一上一下耸动起来。定逸师太微闭着双眼,美丽的脸上泛着潮红,把屁股上下使劲地顿挫着。令狐冲则舔着仪清的乳房!
  定逸师太笑问仪清∶“仪清,舒服吗?”
  仪清轻声哼道∶“舒服,令狐大哥舔我的小乳,妹妹我好舒服。”
  说着话,定逸师太往下一坐,令狐冲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阴茎“扑哧”一声,死死地插进师太的阴道。
  师太“哎哟”一声,低声笑道∶“大哥哥,你坏死了。”
  令狐冲也不吱声,只是把阴茎在师太的阴道里使劲地抽插着。
  师太被令狐冲操得穴里流出大量的淫水,使令狐冲快速的抽插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令狐冲气喘地问师太∶“师太,你说晚辈的鸡巴怎麽样?”
  定逸师太哼道∶“大哥哥的鸡巴真硬,把妹妹的穴操的火热火热的。大哥哥,你就使劲地干吧,干死你妹妹的骚穴。”
  这时,仪清也在身后抱住令狐冲,被点了穴的令狐冲就像香肠被夹在两片面包中间一样,享受着两位美女的前后夹击!
  令狐冲躺在仪清的身上,他的身上又躺着定逸师太!
  令狐冲笑道∶“哎哟,两个美女的穴和屁眼夹得晚辈的鸡吧紧紧的,爽死了。干吧,操吧,把晚辈操死。哎哟,我要升天了┅┅”
  令狐冲又开始操仪清的屁眼!
  他使劲地在仪清的屁眼里抽插着,边抽插边道∶“好妹妹,你的小屁眼怎麽这麽紧?把大哥哥的鸡巴夹的真舒服,我要使劲地在好妹妹的屁眼里操,行吗?好妹妹。”
  仪清呻吟道∶“大哥哥,你就使劲操吧,妹妹的屁眼让你随便干,哎哟,舒服死了┅┅”
  定逸师太道∶“咱们三人现在合为一体了!”
  令狐冲边呻吟边气喘道∶“两个美人轮奸我,真爽……哎哟,太过瘾了┅┅”
  说着说着,他突然道∶“哎哟,仪清师姐的小屁眼夹死我的大鸡巴了,我有点忍不住了,啊,我要射精了!”
  说着他将阴茎在仪清的屁眼里发疯似的操了起来,把仪清操得一耸一耸地低声“嗷嗷”地叫着∶“哎哟,操死我了┅┅操死我了,哎哟,我的屁眼里好痒,好麻,啊┅┅哦┅┅我也要泄精了,我升天了┅┅”
  令狐冲不顾一切地在仪清的屁眼里抽送着阴茎,气喘地笑道∶“仪清师姐,你的屁眼要泄精吗?哎哟,不好,我射精了┅┅”说着,只见令狐冲浑身一抖,死命地将阴茎在仪清的屁眼里抽送,边抽送嘴里边“哎呀哎呀”地哼着。
  仪清只觉屁眼里令狐冲的鸡巴一硬,一股一股的热流射进了她自己的屁眼深处。仪清被令狐冲的一阵发疯似的抽送,操得也觉高潮来临,“嗷嗷”地叫起来∶“我┅我┅我也不行了,好哥哥,妹妹我就要泄精了,哦哦┅来了┅┅来了,啊┅┅完了┅┅”
  她说着,把屁股向後没命地顶了起来,边顶边穴口一开,阴精狂泄而出!
  仪清一下就趴在令狐冲的身上,急速的气喘起来。
  令狐冲也气喘着,已经射完精的阴茎还插在仪清的屁眼里,不时地还抽动两下。
  定逸师太在上面用手拍着仪清的两个小屁股蛋子,笑道∶“仪清,怎麽样?舒服吗?”
  仪清气喘着哼道∶“真舒服呀!师父,我好过瘾呐。我能被令狐哥哥操,我死了也不冤了。”
  定逸师太这时将令狐冲的软化了的阴茎从仪清的屁眼里拔了出去,道∶“该换我了吧!”
  一拔出鸡巴,只见从仪清的屁眼里流出白白的精液,顺着会阴流到令狐冲和仪清交合的阴部。
  定逸师太道:“可惜令狐哥哥的鸡吧现在软了,不知何时才能再直?”
  令狐冲道:“现在!”
  只见他的鸡吧迅速又硬啦!令狐冲年轻气盛火旺,真是力量无穷!定逸师太惊喜的坐了上去!俩人边说着淫话边操着穴……
  由于令狐冲是被点了穴,只能躺着操穴,加上师太的穴向外突出,阴茎和阴道摩擦的很厉害,令狐冲的鸡巴下下都齐根捅在师太的阴道深处。于是操了一会,令狐冲就觉得鸡巴越来越粗,快感也越来越强,知道快要射精了。再看师太也不再说话,只是呼呼喘气,微微哼哼,令狐冲插进去的鸡巴被师太的小穴夹的更紧了……定逸师太也到了快感的边缘。
  令狐冲操着操着,只觉师太的阴道一紧一热……
  仪清也忽地直起了上身,眼睛盯着令狐冲和师太交合的阴户,看着令狐冲的阴茎在师太的阴道里使劲地抽插……
  师太嘴里轻声嗷嗷着,气喘着道∶“大哥,我要泄精了,哎哟,快活死了┅┅”
  说着,师太雪白滚圆的屁股又使劲向前耸了几下,两手使劲地抓着令狐冲的胳膊。
  令狐冲感觉师太的阴道猛地夹住了自己的阴茎,接着龟头一热,师太的阴精一股一股地从阴道深处涌了出来!
  令狐冲的鸡巴被师太的阴精一激,又粗大不少,也觉得一阵快感来临,用鸡巴对着师太的穴没命地使劲抽插起来。
  师太在快感中又哼哼了两声。
  令狐冲操着操着,再也坚持不住,一阵快感从全身向阴茎汇集,阴茎不停地在师太的阴道抽插中一股一股的精液也射向师太的阴道深处…………
  一时间树林里春光无限…………这个淫荡的夜晚!
  这四个时辰里,被点了穴的令狐冲受尽了野蛮的定逸师太和仪清的轮奸!她二人害得令狐冲射了19次!最后射的几次,每次只能射出2、3滴,稀得像水一样!令狐冲几乎精尽人亡!但他被点了穴,又没有办法反抗!直到四个时辰后,令狐冲能动了,他趁二女不备,点了她二人的穴!
  轮奸终于结束啦!
  这时已是第二天清早!但定逸师太和仪清的性欲依然旺盛!她俩的旺盛的性欲会保持十天!令狐冲要去救仪琳,但又不能不管她二人!他想了一个办法!
  他把定逸师太和仪清送到了望衡镇的一家妓院里!一来他可以毫无累赘的去救仪琳,二来妓院里的嫖客会让定逸师太和仪清愉快的度过这以后的十天!一举两得!
  定逸师太和仪清在这以后的十天里确实过得很愉快,她俩一人每天要接70多个客人,很好的克制住了“十日碧螺春”给她俩带来的痛苦!但更愉快的是妓院老板,他的妓院由于有了这两位美尼的加入,生意火暴!但此时,有一个人不愉快!
  他就是令狐冲!因为他还有一个艰巨任务——从风清扬的手里救出仪琳!尽管他以前与仪琳素昧平生,但就是为了一个“义”字,他也要去救人!令狐冲知道,自己现在还打不过风清扬!等待他的将是一场血战!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刚猛的淫毒 下一篇:被拷打玩弄的女侠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