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影视先锋源资在线观看-影音先锋日在线源资网-影音先锋资源网一木道-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穷乡刁民

穷乡刁民

话说有一名叫张永大的浪人,原本乃是齐国某地一泼皮流氓,在齐国那是作案累累,但由于此人行踪不定,孤魂野鬼,齐地的衙门差役虽然追捕多年,却总是被他侥幸逃脱。据说此人早年间还是乳臭少年时,就爱好习武,到处求师学艺,后来不知因何运道,竟跟随一云游道士学了几招粗浅武艺,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为非作歹。虽然其本事不济上不得台面,但平日里欺负欺负普通百姓那是绰绰有余。敲诈勒索,欺男霸女那是家常便饭。

  这个张永大除了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最大的恶习就是好色。经年间在齐地犯下多起采花淫案,弄的民声载道。后来竟胆大妄为,祸害了某贵族门阀旁系的闺中小姐。齐国官衙迫于压力之下,才加大力度悬赏捉拿,无奈之下,这张永大才逃往临近的新正国躲祸。

  也说好人受苦受难,这恶人倒是运气不错。这张永大原本被官府追的四处逃串,几度险些丢了性命,无奈之下逃到新正国。可来了不久,他却发现这个新正国倒是个适合自己这样的泼皮儿恶人。而他身处的这个新正国北部叫做骚县的小县城简直对自己来说是享乐和作恶的天堂啊。

  自从来到这骚县,白日里这家伙也学乖了,很少出来游荡,只是躲藏在隐蔽的暂居地。一到晚上,可就是他的天下了。加上新正国兵源短缺,全国无论军队还是各地郡县乡勇具是士气低落,无心巡查也无力缉匪。或者都被地方官宦,世家贵族徇私招去保护他们的财富和安全。从而更加导致民间的治安变得更差,简直可以让张永大这样的宵小之辈趁着夜幕可以为所欲为。

  某夜,张永大又摸着黑开始出门游荡,寻找猎物。

  白天大街上就显得破败残缺。到了夜晚,更是一片漆黑,鬼影子都看不见一个,整个县城就像是笼罩在罪恶黑暗中的地狱般阴森。

  穷人们大都居住在破落的棚户区,家家户户都是紧邻着的一个个小木屋,甚至一条破被褥加上一层稻草野粟,就当作度过绵绵长夜的一个归宿。但凡有一点动静就能惊动左邻右舍。不是下手的好地方,也没有任何值得去花力气偷抢的财物。

  张永大趁黑摸了半天,才在离城中心不远处发现这户人家虽然院落也很破败,但是砖瓦房,独门独院。房屋四周虽然也有其他院落人家,但看上去似乎各家各户闭门关窗,只求自身安妥,哪还有闲心去管他人。这地段应该都是小康人家。先不管,爬进去打探打探再说。

  话说,这恶贼翻墙而入这户人家,男主人叫做管不大,之所谓叫这么个名字,可能是小时候家里穷,父母觉得不管不顾随便他自生自灭,或许还能贱名好养活,于是就叫了个这破名字。

  这管不大倒也不时寻常人物,乃是县里负责文书的一个小吏,虽然比不上那些县令老爷和县尉大人。比起普通老百姓或无根游荡的灾民来说还算能过得下去。

  这管不大年岁莫约五旬,娶有一妻名叫梅氏,大概三十六七岁的模样。管不大虽然只是小吏,倒也靠着俸禄能养活家里,比起那些饥不果腹的穷人,那是也算十分优越了。 

  这梅氏自从嫁给管不大,就不用为生计犯愁,整日里也就相夫教子,顶多做些琐碎家务和女红针线活。因此虽然年已三十六七了,但生的还是细皮嫩肉,白皙丰满。加之又有北方女人特有的好身材,真是风韵不减,徐娘半老,别有一番风味姿色。

  这管不大夫妻俩吃过晚饭,也无事可做。古人并没有太多娱乐消遣之类的活计,到了夜晚,外面又是危机四伏,普通人唯一能乐呵乐呵的,或许就是和自己家里的婆娘行行房事了。

  这管不大五十来岁,在那个年代,已就算是风烛残年的糟老头子一个了,本身又是个拿笔写字的书生,更是手无缚鸡之力。常年在衙门里坐着写写算算的,整个人都蔫了吧唧的。

  “老爷,您赶紧插进来啊,奴家都被你吊起火来了。”这梅氏三十多岁,正是虎狼之年,管不大又在这方面是无能之辈,如何能满足她?

  “夫人,你别急,我这就快硬了,你再等等。”管不大自己家伙不行,但却也热衷此事,虽然没有一次能好好整治一下自己婆娘的,但却每天乐此不彼的要来那么一回,哪怕过过嘴瘾手瘾,也算是过了一回干瘾。

  再说张永大翻墙进入小院,悄悄来到房前,看着屋内有微弱的灯火。伸出一根手指,沾了点口水,这么用力一戳,把本就年久失修的窗户纸破了一个小洞,眯眼那么一看,立马全身的淫火被提了起来。

  就见管不大夫妻俩都是下身空缕缕的什么都没穿,梅氏只上身挂了一个大红肚兜,满身的白肉在摇曳不定的灯火下晃得张永大眼珠直转。管不大也只穿了一个短褂子,将梅氏两条浑圆结实的大白腿扛在肩膀上,累的满头大汗,却也毫不见动静,只顾着低头在拨弄着自己那不争气的软塌塌的小伙计。

  张永大不禁呸了一声,心里狠狠骂道,“真是暴敛天物!” 

  “老爷,您好了没啊,奴家难受,”梅氏双腿被男人扛着,闭着眼躺在床上直打磨,看表情真是欲求不满的分外难受。

  管不大听媳妇催的急,更是的焦急着把还疲软的家伙往那已经骚水泛滥的淫洞里戳。可是就是不争气,怎么也搞不进去。真是越急那家伙越不行,越不行就越急。

  正当他还在使劲折腾的功夫,突然脑后一凉,嘭的一身翻倒在床边。原来张永大不知何时已经偷摸进了卧房,趁夫妻俩不注意,下黑手把管不大打晕了。

  梅氏听见动静不对,刚睁眼一看正要惊叫。张永大猛地扑上去压在她身上,死死的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叫出声来。

  梅氏还想挣扎,张永大又不知怎么手里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剑,往梅氏脸上一抹,恶狠狠的说,“你敢叫,我就先杀了你,再宰了你全家。”

  梅氏一看见明晃晃的凶器,早就吓的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再叫,一边嘴里唔唔唔的轻叫,一边极力的点头表示听话。

  张永大这才放心的把她放开,顺手抓起管不大夫妇脱落在床上的衣物,用剑割开,撕成条状,然后把已经昏死过去的管不大四肢都绑住,最后还用一双臭袜子塞住了他的嘴巴,以防他突然醒过来后乱叫。

  张永大看着想叫又不敢叫的梅氏,就见他眼泪婆娑的看着自己男人,张永大知道她心思,说道,“放心吧,爷下手有分寸,不会伤他性命,他只是昏死过去了,还会醒过来,死不了的。”

  梅氏听闻男人并没有死去,也是稍稍放了些心。

  张永大又晃了晃手里的短剑,“骚婆娘,今天你把爷伺候好了,我保你全家性命无忧,如有半点怠慢,我并杀你全家,然后再把你俩的裸体挂到城门口去。”

  今天真是天赐良机,自从匿藏到了这骚县,张永大可是憋了好多日,这回非得让这个韵味十足的娘们好好的为爷服务服务。

  先把她吓唬服帖了,到时候才会心甘情愿的听话顺从。

  要知道那年头,死不可怕,死了还裸体挂城门示众,那可是事关名节的大事,那才是女人最可怕的结局,死后都会再阴曹地府受百鬼唾弃,永远抬不起头的事。

  张永大看梅氏不做声,又厉声道:“听清楚了没!”

  “听,听清楚了,爷千万别伤害我啊。”梅氏吓的瑟瑟发抖。

  “还不替爷宽衣,难道要我自己动手?”张永大厉声道。

  梅氏急忙连滚带爬的来到张永大身边,开始抖抖索索的帮张永大脱衣服。要说这女人也识相,眼见现在难逃被这贼人凌辱的后果,何不乖乖把他伺候好了,说不定还能活命。

  其实,张永大这身哪叫衣服,不仅破破烂烂的,而且因为常年不洗不换,还发出一阵阵恶臭。平日里也算养尊处优的梅氏,闻了都忍不住想呕吐,但绝不能表现出来。万一惹怒了这恶煞,性命难保事小,死后还要被光天化日之下羞辱才是大事。

  张永大看这骚娘们识相听话,心里美滋滋的,能不用强自然是最好的。

  梅氏也是贴心服务,一边脱衣服,一边胸口那丰满坚挺的大奶还在张永大身上到处磨蹭。使得张永大心里那叫一个爽。

  不一会衣服全都脱完,常年在外奔波,这个男人的身体格外的健壮强悍。浑身散发出那种力量的美感。

  当然,不包括那身令人作呕的臭味和身上好似几百年没洗澡后的乌黑污垢。更让梅氏打定主意不敢造次的,则是张永大浑身上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从小就行凶作恶的张永大,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之后又连年在官兵差役的追杀中逃脱。身上那些伤疤,每一条都是死里逃生的证明。

  已经被脱光的张永大,大咧咧的往那活色生香的大床上一躺,准备好好享受一个销魂的夜晚。

  “大爷,您看,要不要奴家给你弄点热水洗洗,这样您也舒服一点。”实在被臭味熏得难受的梅氏,胆怯的开口道。

  “啪……”张永大抬手就给了女人一记不轻的耳光。

  “操你娘的,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嫌爷脏臭是吧。”

  “爷,您误会了,奴家不敢。”梅氏没想到这个恶汉一点也不手软,脸被打的火辣辣的疼,但又不敢叫出声来,只能泪眼娑娑求饶。

  “也好,大爷我正好好久没洗澡了,的确要好好洗洗。”

  梅氏一听,心头也是一乐,嘴里应着是,就要下床准备洗澡水去。

  “站住,谁让你下去了,爷是要洗一洗,不过不是用热水,而是用你那温热的小嘴和香舌,帮大爷我全身上下一寸一寸的舔干净。”这混球还真是能想折辱人的馊主意。

  梅氏一听,差点晕过去。这闻着都让人连连作呕,还要一口口的舔干净,那真是比杀了她还难受啊,吓的口中急忙叫着大爷饶命。

  “怎么,没听见吗。”张永大巨目一瞪,吓的梅氏急忙禁声。

  “先帮老子把肉棍舔干净了。”张永大发号着命令。 

  梅氏不敢反驳,只能老老实实的爬到张永大跨间,捧着虽然还很疲软,但已经是很大一坨的张永大的家伙,心中不禁想,这恶人这臭东西还真是大啊,我家老爷就算硬起来都没有他软的时候大。

  “嗯~”张永大见女人捧着自己的玩意儿不下嘴,嘴里发出不满的哼声。

  梅氏顾不得许多,急忙把肉棍塞入自己嘴里。本来就巨大无比的丑物,在被含进温润绵软的口中,立马就暴涨起来,梅氏的樱桃小口根本就容不下,但又不敢吐出来,那巨根一挺,直深入梅氏的嗓子里,梅氏哪受过这种罪,被噎的连声呛了起来。

  张永大可不管她难不难受,一把按住女人的头,不让她把肉棍吐出来。又直呛的梅氏“啊啊”悲鸣,口中塞有异物又弄的口水直流。

  可能久日没有尝过女人,也可能是梅氏这样的官吏良家刺激了张永大的神经。张永大的家伙刚被含了不久,就感觉浑身火热,热血冲头。想要尽快的把那积蓄多日的浓液发泄出去。

  张永大微微扬起身子,双手抓住梅氏的头发,大肉棍开始在温暖的小口中,拼命的横冲直撞。直冲的梅氏眼泪口水不停的呛流出来,嘴巴里因为被塞着巨物,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呻吟。

  张永大感觉每一下都直插入女人的咽喉中,无比的畅快,特别是那种征服官家夫人的快感,更是前所未有。

  反正还有整整一晚上,还能好好的玩弄这个骚妇,就先来一发吧。

  张永大不管不顾,梅氏都被他插得快晕厥过去,但他还是不停的冲刺着,嘴里“啊……啊……”的叫唤着低吼着。

  已经几乎快感觉要断气的梅氏突然感觉张永大抽插的速度加快,在恶汉一声爆喝声中,只感觉嘴里的肉棍,急速向里挺进,然后一股一股浓稠的东西满满的射入自己口中,直灌入咽喉而去。

  由于射出的精液太过粘稠,太过大量。梅氏不仅满口都被灌满了腥味十足的稠液,好多都被呛的吸入肚中,但还是无法全部装满,沿着嘴角一股股的溢出,整个面庞都被流的到处都是。

  发泄完毕的张永大,舒畅的长吁一声,还不忘沉声对梅氏叫到:“不许吐出来,否则老子要你好看。”

  吓的梅氏急忙用手把嘴角的液体也撸进嘴里,然后艰难的一口口往肚子里咽。

  已经发泄过一次的张永大这次满意的继续躺好在床上。先美美的休息一阵再说。

  但梅氏可还不能让她休息,“你不是要给我洗洗吗,好了,现在开始吧,从脚趾头开始,一点点往上给我舔,直到全身都舔一遍。敢有丝毫疏漏,我弄死你全家。

  这时候的梅氏,已经没了刚开始的神采。表情极度狼狈,全身也感觉虚脱,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脏和臭,只是一心想着千万别得罪这杀神。

  赶紧爬过去抓起张永大的一只臭脚,开始啃舔起来。

  张永大感觉全身每一寸皮肤好像都被打了润滑油一样,梅氏的舌头所到之处,都是酥软无比,就像无数只蚂蚁在自己身上蠕动一样,既痒又爽。

  直到最后,梅氏整个人都趴在了张永大身上,舌头也开始舔润到了张永大的脖子上。

  经过梅氏的一遍全身舔吸,张永大感觉也休息够了,精神比刚来时更加焕发了,而这时候的梅氏,已经累的浑身无力了。

  “看你还算乖巧听话,想你那废物男人,也是个无用之辈,平日里肯定满足不了你这个骚妇,今天大爷就卖点力气,好好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

  张永大猛地一把抱住还在帮他舔舌的梅氏,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自己身下。全身无力的梅氏此时任由恶人摆布,早就失去了抵抗的心。

  休息好的张永大胯间巨物更胜刚才,又粗又长,凸出的巨大龟头上还泛着闪闪淫水。而梅氏胯间也是已经泛滥成灾。张永大稍微调整了下身体,把巨物对准那淫洞,好像熟门熟路般的顺利一探到底。

  男人和女人同时发出“啊~~~”的一声无比满足的叫声。

  长期不能被自己男人所满足的梅氏,几时被这么强劲的家伙深入过。平时夫妻行房时,每次都是不痛不痒,吊了半天胃口也不得满足。今天这大家伙,才叫她享受到了女人应得的快感。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棺材铺里破处 下一篇:奸杀少女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